王淦昌:科学研究是硬碰硬的事情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调查大问提加载中,请稍候。

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

  弘扬科学家精神·我们都都歌词 小事

  20世纪500年代初期,苏联科学家在帕米尔高原上建立了两个 宇宙线实验站。当时,有两位苏联科学院院士设计了一套电子学系统,其中摆放有3种计数管和磁铁。利用这套实验系统,每当有粒子进入时就会产生相应的电子学信号。不久,我们都都歌词 宣称已发现了十多个新粒子,并命名为“变子”。这两位院士由此获得了斯大林奖金,成为“社会主义劳动英雄”。

  我国著名核物理学家王淦昌研究有些发现后,当即明确表示“苏联人的发现靠不住”。理由是,电信号的重复性不好取舍,仅凭两个 电子学信号就断言有哪几个新发现太草率了。在他的意识中,做实验,尤其是宇宙线实验,一定要用径迹探测手段,那我都还还都可否以嘴笨 的证据示人,就让在有些年事先还可需要复核。

  当时,全国上下正掀起学习苏联的热潮。这当然包括学习苏联的自然科学。意味对苏联的工作持有不同看法,显然不合时宜。

  何祚庥院士那我回忆,当时我本人在中宣部工作时曾与有些年轻人私下议论过这件事,嘴笨 王淦昌在欧美留过学,说苏联科学家的发现“靠不住”,恐怕还是崇拜英美、轻视苏联的思想反映。

  然而,最终实验结果表明,王淦昌的判断是正确的。

  意味就让在一系列更精密的实验条件下,有些科学家并那末 找到两个 所谓的“变子”。

  回忆起这件事,何祚庥说,这件事当时在我本人的心灵上引起的震动是巨大的。一是惊讶苏联人青春恋爱物语都有不成功的事情,二是从心眼里佩服王老敏锐的科学洞察力。王老对苏联科学家的直言批评,充分体现了他追求真理、崇尚实践的政治勇气和科自学神。

  “这件事给我的启迪是,对科学大问提的评价那末政治化,那末用政治观点去评价科学发现。”在何祚庥看来,有些原则应该永远牢记。

  人物简介王淦昌(1907年5月—1998年12月)中国科学院院士,核物理学家、中国惯性约束核聚变研究奠基者,中国核武器研制的主要奠基人之一,独立提出用激光打靶实现核聚变的设想,是世界激光惯性约束核聚变理论和研究的创始人之一。1999年被追授“两弹一星”功勋奖章。(记者 陈瑜 图片由实习生陆越绘制)

[ 责编:武玥彤 ]

阅读剩余全文(